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桂电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企业文化»桂电文苑» 内容

德吉的花儿

来源:聚源水电公司作者:黄丹妮发布时间:2018-11-05 16:30:25浏览:字体:  

老刘在迪庆州工作已经十年了,日日对着雪山和高原的日头,我看他黝黑发亮的脸越来越像本地人,他说今天带我们去藏民家参观。从香格里拉一路驱车颠簸而来,我们这几个广西人对窗外所见的每一栋藏式房屋充满好奇心,老刘这好消息可正中我们下怀。

德吉的家离小河岸不远,房子边上是一大片青稞地,绿茸茸的青稞穗子,站在青稞地就能看到横跨那曲河的石桥。石桥栏杆上挂满五色经幡,湍急的河水在石头上跳跃,经幡映着日头也在跳越。虽然风刮得冷,看着经幡在风中猎猎飞舞,那一刻的天就特别明净,心里透亮。

这是山脚下一户极其普通的两层半藏式小楼,外表并不起眼,以木头、垒石与夯土结合,老刘说外墙上的白色物质是“阿嘎”,它是藏地岩石风化后经过无数次拍打而得。

德吉微笑着跟大家打招呼,带我们去看她家院子。德吉没有羞涩拘谨,想必因为老刘这个邻居,常常要接待来自各地的朋友来家参观。她把大捆大捆的草料放入牛棚的石槽内,院里的的牦牛是黑色的,猪也是黑毛猪。院里有两匹马,枣红马和黑马。牦牛脖子弯上挂细链,上头系着大铜铃,牦牛们总喜欢推推搡搡,惹得铜铃“呵哐呵哐”地响,我很想摸摸它们高高的、如黑披风的背脊,然而惧怕它们头顶一对霸气的大角,只敢隔着矮墙远远看着,心里羡慕着德吉,她是如此富有。德吉蹲下来给母牦牛挤奶,浓稠的牦牛奶渐渐装满大半桶,几只小黑猪崽在她旁边撒欢跑,粉色鼻嘴黑毛衣,丑极的可爱。

院子角落斜倚一根三米左右的大圆木,木头一侧用斧刃砍出一道道间隔均匀的横沟,我们都看不明白这玩意有什么用。老刘说这是极具藏族特色的用具——独木梯,上头的沟便于家人上下天台。大圆木没有固定保护,那随意搁置的潇洒让我暗暗感叹德吉家的人都是身手了得的“练家子”。 德吉在洒满冬日阳光的院子里给牲畜们喂草料,偶尔会对着站在围墙外的我们灿烂一笑,同行的小齐手拿相机咔咔一通拍,忽然咧着因高原反应而淤肿发黑的嘴唇傻气地感慨说:“真是太美了!”。

院子的矮墙上有几盘植物,两朵牡丹那般盛放的白色花朵吸引了我,走近细看时幽香随风而至,令我在这充满草料、牛粪气味的院子里心旷神怡。

德吉腰挺得笔直,瘦长条个子,看起来也许有40岁了吧,她是我认识的第一个藏族女人。家常的深蓝色藏袍,胸前挂着佛珠,衣襟和袖子都沾上细碎草料和水渍,秀发编成两根长辫子,发顶上并不像我在杂志上看到的藏族女人那样佩戴蜜蜡、松石,站在阳光下,孑然朴素的她特别真实。

随着德吉进入二楼客厅,我一下子看傻了,这间房与它素净内敛的外观反差太大,华丽繁复的藏式装饰画萦绕门梁四壁,我们好像置身于小富豪的宫殿。楼梯入口旁垂立着直径一米多的法鼓和方形木鼓架,色彩强烈的独特纹饰让我心动不已,鼓槌是长型圆弧弯曲的。因平素好听钟鼓之声,一见这个大宝贝真想敲击玩赏一番,好在理智制止了我。厨房是敞开设计的,挨墙整齐挂着一溜大小不一的黄铜锅。赞叹声不绝于耳,大家都为华丽浓烈的场景所震撼,完全不记得这只是一户极其普通的藏民之家。

德吉家有一股特殊的香气,呆久了才知道,那是长年累月煮酥油茶与藏香混合的气味。我喝了酥油茶头疼就会减轻,心脏就不会因为高原反应而隐隐作疼。德吉在家中的佛龛前把油灯一盏一盏点亮,温暖的光笼罩着她的背影,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我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凝视着,静静地聆听她低语诵经。

“她长得并不美”,从前我一直看不懂小说《飘》里形容斯嘉丽的这句话,直到我遇到德吉才明白,长得美与吸引力根本不是一回事。她与大多数藏族女人一样暗色皮肤带着高原红,衬得眼白更白,眼珠是深褐色的,牙很白,笑起来的样子让我自惭形秽,好像自己变成一棵狗尾巴草。我完全听不懂她的藏语,她打着喝茶的手势,对我们几个客人说:“请你们留下来喝茶”,翻译官老刘压低声音地对我说:“这是藏民表示请客人留下来吃晚饭的意思。”我们赶紧用蹩脚的藏语对德吉表示感谢,让老刘代我们表达:“我们非常感谢您让我们参观美丽的家,谢谢您的盛情,不再打扰了!” 直到多年后,我才明了,德吉的花儿是白芍药,层层花瓣雪白无暇,像卡瓦格博山峰上的积雪一样冷冽。


友情链接: 中国澳门星际官网澳门星际官网中国南方电网公司国家电网公司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政府门户网
Copyright © 2018 中国澳门星际官网集团有限公司澳门星际在线娱乐 地址:广西南宁市民族大道126-1号 邮编:530029
网站地图 法律声明 桂ICP备14001986号
网站技术服务:视点网络